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梅骨蘭心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是人是鬼二
    真喜歡她看到自己驚恐萬狀的樣子,仿佛獵人抓到了獵物,貓捉老鼠,不為吃,只是為了戲弄,好玩:“拜你所賜我是被抓走了,但你丈夫舍不得殺我啊,你說,我貌美如花又十分聰明,他是不是瞧上了我?”

    媚眼橫拋眼波流轉,陰惻惻的笑聲聽的太子妃一陣頭皮發麻,不知道她是不是瘋了,她十分緊張的又往后退說:“你,你想干什么?這是東宮,四周都是侍衛,你不想再被抓就趕緊走吧,你要的東西我都給你了,你叫我辦的事兒我也都辦成了,我們兩清了,我跟你沒關系了!

    語畢,掌心觸地傷口疼痛,她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抬步上前亦步亦趨,程思楚作勢欲要將她扶起說:“不錯,我叫你辦的事兒是辦成了,我要的東西你也的確是給了我,可你不能過河拆橋啊。再說了,咱們何止這點兒關系,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懷上的你該不會是忘記了吧?”

    迅如猛虎動如脫兔,一個眨眼間她就攥住了太子妃的胳膊,然后用力一拉將她拽進懷里,拿匕首抵在她的小腹上說:“看來你是真忘記了,不要緊,我都給你一一記著呢,等梅瑾澤那個蠢貨來了咱們好好跟他說說,說不定……”

    “不行,不能說,你答應過我的,你答應過我的!斌@懼交加之下太子妃又哭了,不是像先前那般嚎啕大哭,也不是嚶嚶綴泣,而是以一種仇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程思楚,淚流滿面。

    咧嘴一笑猶如惡鬼出世,程思楚摟著她的腰轉了一圈摁著她坐到凳子上說:“還真是女子本弱為母則剛,瞧瞧這眼神,恨不得在我身上戳個三刀六洞,可惜啊,我一點兒都不害怕,這可怎么辦?”

    嬉笑出聲猛地拉近彼此的距離,她將手中的匕首往前送了一寸又道:“你放心,我保證你這肚子里生出來的一定是個兒子,他也會如你所期望的那樣登上帝位,不過還是那句話,你得聽我的,你不聽我的,過河拆橋,那我就只有將他從你的肚子里活活挖出來了!

    徒手一抓如探囊取物,小腹一縮太子妃的肚子就瞬間痛了起來,以為刀子刺進了腹中,她嚇的哇哇大叫說:“我聽,我聽,我都聽你的!

    揚手封住她的啞穴,程思楚耳邊傳來腳步聲,知道她剛剛那一嗓子驚動了侍衛,馬上就將匕首收進袖子中說:“選妃在即,你想平安生產就最好是選我,要不然你就等著和你的孩子一塊兒死吧!

    話音未落青藍就跑了過來,聽程思楚說太子妃動了胎氣,她馬上就控制不住的叫了起來。

    太子妃暈倒了,不是被嚇暈的而是被程思楚給拍暈的,而在醒來之后她也沒有想明白她在說什么,那句選她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次選妃陣仗頗大,就像皇帝選秀一樣分為三輪,且每一輪都有主考官,就像是學子們考試一樣,最重要的是這些閨秀都是由專人親自送上京,然后經過核對方能入宮受選。

    選秀重大,絕不可能混進沒有來歷之人,再加上程思楚容貌受損,嗓子也壞了,就算是喬裝打扮能蒙混過關那一開口也會露餡。所以,她思來想去也不知道她說的那些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藍,你去,去打聽打聽選秀的消息,看看都誰家女兒入宮受選!彼钠芬陨系墓賳T很多,選秀的規矩也很多,而且會檢查身體,凡不達標者第一輪就會被刷下來,而且聽說有很多人都被刷下來了。

    不知道這其中都有誰會入宮受選,太子妃愈發的著急,見青藍端著藥起身,她又吩咐說:“把藥放下我等會喝,你趕緊去,務必都打聽清楚了!

    丈夫納妾妻子著急,青藍都了解,可是她并不想去,非但不想去還端著藥碗來到床前說:“皇家重子嗣,您這個時候管選妃做什么,更何況安太醫剛剛都說了,您動了胎氣出了血,必須得安心靜養好好躺著!

    明知道自己身懷有孕還跟宮女動手打架,她也是服了,不過太子殿下也是的,明知道她有身孕還一直讓她跪著,這幸好是孩子保住了,保不住呢,找誰哭去,找誰說理去。

    提到孩子掙扎著欲要坐起來的太子妃不敢動了,青藍趕忙扶著她躺下輕聲勸慰說:“您就聽奴婢的吧,別再折騰了,孩子這么小,萬一真的保不住怎么辦,你到時候上哪兒吃后悔藥去啊。況且,不就是選妃嗎,兩個側妃呢,再怎么花容月貌招太子殿下喜歡那也是妾,妾是什么,按照外面人說那就是一玩意兒,您堂堂太子妃跟玩意計較什么,更何況您現在肚子里懷的可是太孫啊,將來可是要繼承皇位的啊!

    也就是自小就在她身邊伺候,知道她什么脾氣,要不然這些話她也不敢說,而換個人估計就會挨巴掌,被她打出去。

    果不其然,太妃對青藍這個陪嫁丫鬟很寬容,也清楚的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好,嚅了嚅嘴,她忐忑不安的躺下道:“話是這么說,可到底以后要在一口鍋里吃飯,而且又不是我去,是你去,你去打聽打聽,看看都有誰入宮受選!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她要守住眼前的一切就要知道以后會跟自己爭搶的這些女人是誰,也好提前防備。

    青藍很為難,要知道經歷了上次程思楚被抓這院子里的人除了她以外基本上都被換了,太子妃嫌棄人家伺候的不好,也不愿意讓其她婢女上前,她若是出去打聽消息,一準兒得發脾氣。

    她雖然沒有念過什么書卻也分得清楚那頭輕那頭重,仍舊不愿意去,她拿起湯勺給太子妃喂藥說:“先喝藥吧,先把藥喝了我再去打聽打聽,不過外面現在兵荒馬亂的肯定是問不到,您想知道還是只能在府里打聽,府里這兩天換了很多人,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說,就怕太子殿下知道了會不高興,會以為您又胡思亂想不好好養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