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錯戀嬌 > 第352章
    花云淺本來是看著冰棺的,可是聽到云瑯提到“郡主”兩個字的時候,她就像是得到了一個新的希望一般,她總覺得郡主似乎還活著。

    “郡主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告訴我好嗎?”

    “郡主,或許已經不在了。你看這冰棺里面的光,或許正是當年郡主失了命的地方!

    失了命,三個字,對于花云淺來說,簡直就如晴天霹靂一般。天下所有的人都以為郡主沒了,可是她偏偏不信,她總覺得郡主是活著的。她來這密室正是為了找郡主,可是若連云瑯都說沒有了,或許真的就是那樣。

    她轉而緊緊的抓住云瑯的衣袖,然后問著他:“這里也未見她的尸首,而且她那么好的一個人,怎么會那般輕易的離開。我不信!”

    “好了,云淺。別激動,你聽我細細說。其實我也不想那樣的,只是一切都無法逆轉的。她這一生啊,怕是注定命運坎坷吧!

    云瑯說完,又仔細看了一眼冰棺,他也再次確認著。然后看著抓著自己,那般緊張的問著自己的花云淺,他更加在意花云淺的感受。

    他第一次主動的將花云淺攬入了自己的懷里。連他的心都在撲通撲通的跳的有些快。

    “這里,是給你安慰的地方,你不要多想。從原來的出口出去是不可能了。要不趁著這次機會,再去看看我娘吧。我們就待在那里好不好?我幫你找到四魂石,你陪我一輩子待在那里好不好?”

    云瑯似乎是在跟花云淺等價交換一般?墒腔ㄔ茰\的心里此時也懶得去多想其他的事情,她如今一直在想云瑯剛剛說的那番話,她也沒有從云瑯的懷抱中掙脫,這樣的安慰,或許是需要的,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享受過這般的呵護。

    見花云淺并沒有松開,云瑯的臉上又咧開了笑容。

    他知道,云淺的心已經開始動搖了。若是放在從前,哪怕他走近一些花云淺,她也會巧妙的避開?扇缃,即便他主動將她攬入懷里,她也沒有抗拒,這就說明,她是真的拿自己當朋友了。

    若是他再努力一些,他相信,總有一天,花云淺會投入自己的懷抱之中的。

    等花云淺平復了心情,他們便繼續對冰棺想辦法。盡管這里曾是云瑯一度待過的地方,可是畢竟他已經有很多年未曾踏進這里了,畢竟這里已經前前后后來過了幾波人;蛟S會有一些小的變動。

    他讓花云淺往后退了退,便仔細的看著旁邊。此時,他的心中已經開始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假若之前,只是跟隨者冰棺所顯現出來的狀況判斷,而現在他算是已經原原本本的將里面研究了一個透徹。

    他不知道該怎么樣跟花云淺說,若是再說一次,無疑是讓花云淺再跟著傷心一次,可是若不說,花云淺便會一直念念叨叨的。思前想后,云瑯還是走到了花云淺面前,然后很鄭重的看著花云淺。

    “云瑯,是有什么跟我說吧?沒事的,我可以挺住的!被ㄔ茰\此刻還是故作堅強的說著。

    “郡主,怕是躺在這冰棺里!

    “什么……這怎么可能?郡主怎么會?不可能的,不可能!被ㄔ茰\一再的搖著頭,假若剛剛心中還有所顧慮,如今,就像是在將她所有的顧慮都打消。

    郡主真的不在了,她或許永久的離開了這個世界。曾經郡主是那般的護著她,可是她還欠她許多,郡主怎么能這樣的棄她而去;ㄔ茰\說出那些話的時候,幾乎是哽咽著說的。

    “是真的,剛剛我仔細的看了看。沒錯的,若是你還不敢相信,不如我們打開看看!贝丝淘片樀故怯X得,與其讓花云淺一直不肯接受,倒不如讓她面對事實。只有這樣子,花云淺才能從那自責的陰影中走出來,只有這樣子,或許她才能坦然的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可是……可是……”花云淺還是一度無法面對,自己苦苦尋找的人,若就在眼前的冰棺里,她該如何將心中還未說完的話,全部都說給她聽,她的那些愧疚又該如何去彌補。

    不自覺的,花云淺的眼淚就跟著流了下來,而且是豆大的顆顆連著,簡直是讓云瑯心疼極了。

    “好了,若是你不想看到,那便不要打開。就讓她安靜的躺在這里吧,不過我可以幫你還原一些東西。這些神奇的光芒,或許可以將死者之前的某些事情,還原回來!

    云瑯的話,更是讓花云淺有些難以置信,她記得,在現代社會里,有人說人的腦子在死忙之時,會有部分記憶的存在,莫非在古代,竟然也有這般的事情。不過,她又反過來一想,那外太空的人都存在,而如今只是一個小小的記憶碎片,又有什么不可能呢。而且她也極力的想知道,郡主當時究竟是如何想的。

    她再次抹干了眼淚,振作了一些,然后便看著云瑯,期待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好,謝謝你,云瑯。若不是你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的!笨粗矍暗脑片,她的心中不甚感激,比起之前和凌楓霆在一起的那時,她更喜歡現在的感覺。

    凌楓霆給她的,永遠都是口頭上的承諾,說什么一生一世一雙人,可是到頭來,聽到的卻是他舍生忘死的去救王素,說什么他的心底里只有她一人,可是永遠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找不到他的身影。她已經強大了,若是沒有他凌楓霆,她也可以活得很好。他口口聲聲的說著來了宮中都是為了她的好,可是將她關在那個小小的房間,便是護她,這樣的保護,她寧可不要。

    到了后來,即便她說了要與他成婚,換來的還不是那樣的結局,她走的時候,曾無數次幻想過,可能他會出現在某個地方,她心里想著,只要他能叫住自己,或許她就會回心轉意。

    她曾經那么多次為他的舉動而感動,可是她卻感受不到來自于他心底的愛,或許他們真的不合適在一起。

    再看看眼前的人,雖然什么都沒有,可是他卻愿意為她做任何事。她又跟著微笑了一下。

    “云淺,你笑起來真好看!痹片樢才浜系男α诵,說完之后,便又恢復了原本的平靜。

    他將冰棺跟前的一個盒子打了開,然后不知道在里面弄了些什么,隨后一段幻象便出現在了花云淺的眼前。

    那是郡主打開了密室門的那一刻開始的。

    她怔怔的站在門口,舉著蠟燭,明明手都在顫抖,卻也鼓足了勇氣,嘴里還是不停的念叨著:“云淺,你會保佑我的對不對。你一定是在某個地方,你怎么那么狠心,就丟下我一個人走了呢。你快出來!”盡管是上了戰場無數次的郡主,可是在這個小小的密室里,她第一次感覺到恐懼,而且她害怕,若是還沒有見到花云淺,那又是何等的憾事。

    最后她還是鼓起勇氣,一步步的向前走著,可是接下來的每一步,都讓花云淺捂住了眼睛不敢看。因為接下來的一幕幕和她第一次進密室的時候,幾乎是一模一樣,她聽到了來自于郡主的恐懼,她聽到了她絕望的吶喊。

    等她終于鼓起勇氣的時候,再次看看那幻象,卻發現郡主不知怎么的,就跌落進了那冰棺里,然后隨之也蓋上了,而且似乎那冰棺就像是屬于郡主的,蓋上了之后,便再也沒有了動靜。如今就是花云淺看到的。

    不過又有一段幻象,竟是郡主知道要去的那一刻,一個人默默的對著冰冷的密室,說給花云淺聽得話。

    “云淺,這輩子,難道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本郡主承認,很多時候,都違背了你的意愿?墒悄憧芍,本郡主從未動過心,對于你做的那些事,實在是因為想將你留在身邊。自從知道你去找了那四魂石之后,便再也未曾從這里出來過。若是你真的留在了這里的某個角落,那么今日,本郡主便來陪你了,若是有下輩子,本郡主還愿遇到你,那時候,只希望我是一介平民,可以恩愛到永遠。若是本郡主去了,而你又發現了我,能將我帶離這里嗎?不希望再回宮了,若是有一片安靜的地方,求你帶我去有你的地方,你聽的到我說的那些話嗎,聽的到嗎……”

    那么多文字里,只有最后這一句話,不停的在花云淺的腦海里閃過。

    若是她趁早告訴她真相,或許她就不會那樣癡癡傻傻的來找自己,若不是自己的招惹,或許她可以幸福的過完后半輩子。

    想著想著,花云淺便蹲了下來,抱頭痛哭,她一直將心底的虧欠藏著,如今又聽到郡主說的那些話,她更加的心痛至極。

    而云瑯看著眼前的人,也跟著有些手無舉措,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云淺,這些事,若是你想忘記,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忘記……”花云淺跟著猶豫了一番,卻也搖了搖頭。

    她和郡主的那些美好回憶,是那么的讓她留戀,若只是因為覺得虧欠,便要將它們全都忘記,她怎么舍得。

    “不了,我想打開冰棺再看她一眼!彼欢ㄒ瓿煽ぶ鞯哪切┰竿,那是郡主最后的念想。

    “好,云淺。好樣的,這才是當初我認識的那個你?ぶ魇莻好人,若是有下輩子,希望她能安安寧寧的過一輩子,別再受這輩子的苦!

    云瑯知道花云淺現在十分的難受,說些暖心的話,或許能讓花云淺想的開一些。

    而花云淺也未再說什么,她幫著云瑯一起將冰棺慢慢的推開。

    隨后郡主的面容便慢慢的呈現在花云淺的眼前。

    她是那樣安詳的躺著,而且從她的樣子上看,是不帶一點的落寞。她似乎是安靜的睡著了一樣。

    “云淺,她或許會化成一縷光!辈趴吹娇ぶ髦畷r,云瑯便已經開始斷言。

    “為什么?”此時花云淺還沉浸在郡主就這么去了的傷痛之中,根本無暇去想太多的事情,只是隨口問著。

    “因為,她這輩子或許注定了,要守護你。你可知道四魂石的真正含義?”

    “守護我?”花云淺有些難以置信,為何郡主會守護她,為何是郡主。這一串串的問題,都在花云淺的腦海里一一閃過。

    “因為……或許你才是四魂石的主導者。娘親曾經告訴我,若是能得那本書的人,必然是經過大災大難,而且是有某種特殊能力的。四魂石之所以會成為世人所追從的東西,也或許是因為它真的會帶來某種力量吧!

    云瑯所說的這些,花云淺更加的不懂了。

    “為何是我?”

    “因為我們已經在那村子里許久了,能從那里出來的人,便是四魂石真正的繼承者所在!

    “我們是兩人,為何不是淵無冷?”

    “這是注定的事情,逃不脫的!痹片槃傉f完,郡主的身體開始消散,果真慢慢的化作點點星光,照亮了原本就不是很亮的密室。

    隨后她便又化作一道光進入了花云淺的身體之中。

    而作為花云淺自己,卻未曾感受到本分的異常,她只感覺有一種力量進入了自己的體內一般。

    “郡主,郡主!被ㄔ茰\則是一直不停的喊著,她想要抱住郡主,可是全都撲了空。她隨即癱坐在地上!叭舨粊韺つ,或許這一切就沒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若不來尋你,或許你就一直安靜的呆在這里!

    “好了,好了,不要想太多了,郡主本就是為你而活,你一定不要辜負她的期望。想必四魂石,你已然存齊了兩片,你將你的掌心打開看看!

    云瑯似乎早就能預感到這一切,而如今看到花云淺這般,他心中更加的痛,想著便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花云淺。

    不過,花云淺一直還在那悲嘆中,云瑯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將花云淺的手打開,然后讓花云淺看著。果然,她的手心就像是從手掌之中開出的花兒一樣,不過,只是有兩片花瓣,而每個花瓣的顏色也不盡一樣。

    “這是為何?”花云淺更加的奇怪了,難道她每得到一個四魂石碎片,都意味著一個人的逝去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