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盛世華庭之帝妃難當 > 第五百零五章 月下起舞
    “瀟瀟,笑什么呢這么開心!

    從岳瑤的院子里出去,往回走的時候,瀟瀟便遇上了正在回去的岳裳。

    “二姐姐,我剛從大姐姐那里回來,看大姐姐笑的跟個傻子一樣可好玩了!

    岳瀟瀟親昵的走到岳裳面前,眼神亮晶晶的道。

    “是嗎?那可當真是稀奇!

    想著一向聰明伶俐,但跟個男孩子一般的大姐笑的跟個傻子的模樣,岳裳也不由笑了出來。

    愛情果然是能夠將一個人徹徹底底變個樣啊。

    大姐那毛毛躁躁的樣子,如今卻變成了養在春閨含羞待嫁的嬌嬌女,這變化還當真不是一般的大。

    “二姐姐,大姐姐都已經找到鐘哥哥了,那你著急嗎?”

    瀟瀟有些擔憂的看著岳裳。

    岳裳之比岳瑤小上一歲,這個年紀,也的確該許個好人家了。

    之前岳瑤沒有定親,那岳裳這里自然也是不急的,姐妹倆還可以為了這件事偶爾互相打趣一番。

    現在這樣,就只剩岳裳一人還未找到心儀之人,瀟瀟覺得二姐姐一定會多多少少有些失落的。

    “噗,真不知你這小腦袋瓜里在想些什么。你放心,二姐姐對于出嫁是一點也不著急的,日后總會遇上一個我喜歡的人!

    岳裳低聲抿嘴輕輕一笑,溫柔的拍拍瀟瀟的肩。

    她這個妹妹啊,小小的人兒總是會想要做這做那的,跟個小大人一樣,一點兒都沒有個十歲孩童該有的樣子。

    “二姐姐,你這么溫柔,一定會遇到你個很好很好的人的!

    瀟瀟堅定的沖著岳裳點點頭,心底要為岳裳找個如意郎君的想法愈發強烈。

    她的二姐姐跟大姐姐不一樣。

    大姐姐性子大大咧咧,絕不會讓自己吃一絲一毫的虧,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會忍著。

    但二姐姐就不一樣了,二姐姐這個人太過于溫柔,就像是無欲無求的小仙女一般,這樣的人兒,若是遇不到一個全心全意對待她呵護她的夫君,日后遇事一定會強忍著,將難過都壓在心底不說。

    她才不愿意二姐姐受那個苦,她一定會找到一個特別特別溫柔的二姐夫給二姐姐。

    “好,二姐姐一定會如瀟瀟所愿,遇到一個很好很好的人!

    岳裳自然是知曉瀟瀟心底的想法的,一顆心中滿是柔軟。

    都是女兒是父親貼心的小棉襖,她這個妹妹啊,卻不僅僅是父王的小棉襖,她是大家的。

    二人聊了許久,直到瀟瀟來了困意,岳裳才將她給送了回去,然后笑吟吟的輕輕關上門。

    今夜的天氣很好,帶著一絲涼風,抬頭便是觸目可及的天空。

    四周偶有蟬鳴之聲響起,倒是有種溫柔的意境。

    回到院子里,坐在院中石桌之前,岳裳眼底滿是溫柔淡雅。

    不知何時,院外有絲竹之聲響起,悠遠而又空靈。

    這曲子很是溫柔,不激昂也不幽怨,優雅而又不纏綿。

    覺得不錯,聽著這調調,岳裳覺得此時意境不錯,便隨著那曲子緩緩在院中樹下跳起舞來。

    她很喜歡跳舞,舞蹈能夠讓她心情舒暢,能夠讓她一顆心滿是柔意,平靜而又祥和。

    不遠處,云府的了望樓之上,瑤辭鏡吹著手中的塤,眼底滿是柔色的坐在那圍廊之上,一只腳慵懶的放在上面。

    雖然孤身一人,卻又不覺得有絲毫的孤寂。

    這些時日以來,他整日在外玩的瘋瘋癲癲,每日清晨出去,日落之后才會回來。

    吹塤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那是他娘親教給他的,而他也學的很是認真。

    平日里閑來無事的時候,他就喜歡吹著塤,眺望遠方發呆。

    今夜他喝了一點小酒,站在了望樓之上一時興起便拿出那放在懷中的塤吹了起來。

    眼角流轉的不經意間,他突然看到了隔壁岳府一道白色身影。

    在這清涼的月色之下,白影飄飄,正合著他的曲子翩翩起舞。

    輕紗飛舞,繁星點點,女子嘴角帶著一絲輕笑,像是偷入凡塵的仙女,美的有些不像話。

    看著美人兒起舞漸漸,他突然心底涌起一股淡淡的惡趣味。

    吹出的曲子突然換了曲調,開始變得越來越快。

    下面,女子對于這突然變了的曲調似乎并未有絲毫的不滿,反而隨著調子隨機應和。

    在曲調越來越快之時,只見她突然玉足輕點半浮空中,懸空旋轉起來,速度也越來越快,絲毫沒有跟不上的感覺。

    一曲閉,岳裳輕笑著緩緩落下,溫柔而又雅致,將衣裙稍稍整理了一下,便輕柔的推門而入。

    了望樓上,此刻的瑤辭鏡眼底滿是那白色身影以及那溫柔帶著笑意的眼神。

    來這里許久,他去了很多地方玩耍,但對于平安王府,他在來的那一日逛過之后便再也沒了興趣。

    當日他并未見過岳裳,今日一見,竟有些愣神了。

    那一笑似乎印在了他腦海里,久久不能消散。

    回味許久,他便直接靠在了望樓的柱子上睡著了。

    ~~~

    隔日,日上三竿。

    云逸塵笑著上了了望樓看著瑤辭鏡的眼神不算溫柔也不算苛刻。

    這些時日來,他的心情越來越好,對瑤辭鏡,也就愈發放縱了些。

    這小子當初答應了他來這里玩一個月就離開的,但現在這都過了好幾個月,卻絲毫沒有要回去的意思,當真是有些玩兒瘋了。

    “!”

    睡夢中覺得睡得有些不舒服的瑤辭鏡頭一移,靠空了竟整個人從圍欄上掉在了云逸塵面前。

    “睡醒了?”

    笑著看著瑤辭鏡,云逸塵眼底滿是打趣之意。

    “額,你怎么在這兒?”

    清醒過來的瑤辭鏡捏捏自己的脖子緩緩爬了起來,這一覺睡得可真是難受啊,渾身都有些疼。

    “這不是看你在這里吹了一夜的風,過來看看你有沒有好好活著!

    對瑤辭鏡這混小子,云逸塵說話可是從來都不客氣。

    畢竟這小子也就在瑤城在的時候,才會對他恭恭敬敬的。

    一離開了瑤城的視線,就不把他當做長輩來對待了。

    “我這年紀輕輕,那當然是活的好好的。倒是你這個老家伙,都活了百年了,要死也肯定會比我早!

    瑤辭鏡毫不猶豫的回懟了回去。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