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龍門廢婿 > 第385章 井水不犯河水
    馬本初一向淡泊名利,更注重在醫術上的追求,跟齊樂彤的爺爺齊建勇完全不是一路人。

    但是,這并不影響兩人有著一定的交集。

    當然,馬小蕓和齊樂彤并非因為祖輩的關系才相識,而是因為這次的全國中醫大賽。

    聽到齊樂彤咄咄逼人的話語,馬本初的臉色當時就變了。

    “小蕓,你怎么什么朋友都往這里帶?”

    年紀足可以當對方的爺爺,馬本初顧念身份自然不會對齊樂彤當眾發怒,可是對自己孫女,卻沒那么多講究。

    馬小蕓一臉無辜,看了看淡定自若的唐川,低聲在爺爺耳邊嘀咕了兩句。

    “哦,還有這種事?齊家丫頭,你對我師父的醫術有所懷疑?”

    沒戳到唐川的敏感神經,卻先得罪了朋友的爺爺,齊樂彤這些有點慌。

    “不是,馬爺爺,我沒有那個意思……”

    “齊家丫頭,那你是什么意思?別說是你,就算是你爺爺齊建勇到場,也不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何況是我的恩師!

    平時一派慈善想和,不代表馬本初沒有脾氣。

    “江南第一針”的美稱可不是靠花錢買回來的,而是憑著扎實的中醫功底和獨到的針灸之術,治愈了一個又一個疑難雜癥換來的。

    眼看馬本初發火,齊樂彤趕緊再次往回圓。

    “沒有沒有,馬爺爺,您別誤會,我真沒那個意思。我道歉還不行么?都怪我剛才太沒禮貌,對不起!”

    “殺人不過頭點地”,更何況本來也不算多大的事。

    不過,對于唐川居然有閑情逸致去參加全國中醫大賽,馬本初倒是來了興致。

    “師父,您怎么想起去參加中醫比賽呢?”

    馬本初的問題,也是三個小姑娘一直搞不懂的疑問。

    老爺子一發問,三個姑娘立馬齊刷刷看向唐川,期待得到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本初,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

    “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反問你一句!

    “師父,您請問!

    “好,你覺得現在中醫推廣的癥結在哪?”

    唐川這個問題,看起來很簡單,卻又無比深奧,至少對非專業人士來說,很難三兩句說得明白。

    但是,馬本初非一般人,乃是浸淫中醫藥數十年的圣手,自然知道如今中醫江河日下,青黃不接的主因。

    “師父,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無外乎三點!

    “第一,中醫缺乏嚴密的科學論證和有效性實驗!

    “第二,相對于西醫來說,中醫雖然歷史悠久,但是在傳承上面太依賴一對一的言傳身教,而沒有形成系統化、固定化的體系!

    “第三,一般人對中醫的錯誤理解,以及西醫的宣傳優勢和時效性!

    馬本初總結的這三個答案,說到了唐川的心坎了。

    也這是基于此,唐川才勉為其難答應馮家,愿意參與這次大賽,將這門古老的國之精粹,繼續傳承甚至發揚光大。

    “本初,你說得不錯!

    “沒想到你平時鉆研醫術和針法之余,也注意到了這些細節,很不錯!

    “既然你回答了我的問題,我也不妨告訴你我的初衷!

    說著,唐川走了兩步來到齊樂彤面前,又掃了一眼卓靈,微微一笑。

    “中醫之道,貴在精準施方,不賤民體,不耗民財!

    “人體者,與萬物同一,終歸于萬物。人體所需,均取與自然!

    “病者須以自然醫治,食物最佳,藥物次之,針物再次,刀術最末!

    “正是因為中醫的循序漸進和以最小的代價為患者醫治,才導致被西醫逐漸擠壓生存空間!

    “如今再加上西醫大筆大筆的廣告投入和日漸改變人們的思想,才讓中醫日暮西山!

    “所以,我決定參加這次全國中醫大賽,用最傳統的中醫手法和最與時俱進的診療方式,向世人證明,中醫不僅高效,而且對病患傷害最小,甚至比西醫花費便宜數倍!

    唐川這么說,已經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名譽和利益。

    簡直是為了一門手藝,甚至一個日漸凋零的行業,一個曾經能人輩出、被萬民所敬仰的行當。

    一段話說完,馬本初和三個小姑娘望向唐川的眼神,跟剛才仿佛有天壤之別。

    就連對唐川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齊樂彤,也暗中對這種舍我其誰、敢為天下先的氣魄所感染。

    “師父,您的境界,我等凡夫俗子永遠都難以望其項背!”

    一邊說,馬本初一邊緊緊抓住孫女馬小蕓的手,似乎希望自己的畢生所學能在她身上延續下去。

    “爺爺,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學,絕不辜負您的期望!

    馬小蕓眼睛里好像裝滿小星星,立刻讀懂了爺爺的所思所想。

    “哈哈,我可沒你們說得那么偉大。只不過是想為這個行當貢獻一份綿薄之力而已!

    “對了,卓靈姑娘,從一進門你就一聲不吭,大賽準備的怎么樣了?”

    “別告訴我到時候第一個被淘汰,給咱們南華省賽區丟人哦!”

    “你……你壞蛋!狗嘴吐不出象牙!”

    一向驕傲自視甚高的卓靈,被唐川一通搶白,說得面紅耳赤。

    “呵呵,卓家丫頭,你怎么也跑過來啦?這段日子不跟你爺爺好好學習醫書醫理,到嶺南來干嘛呀?”

    “馬爺爺,他欺負我,你也欺負我,我生氣了!”

    “本初,你認識卓姑娘?”

    “師父,她就是卓不凡的寶貝孫女,難道您在深海妙仁堂的時候,沒見過她嗎?”

    這么一解釋,唐川馬上醒過味來了,怪不得覺得這姑娘有三分熟悉呢,原來也是熟人后代。

    “怪不得!深海藥王的孫女,眼光高一點,不足為奇!”

    唐川越說,卓靈臉色越難看,卻又不好意思甩袖子走人,只得自己生悶氣。

    然而,就在休息室里氣氛越來越融洽的時候,韓凌突然挑來門簾,附在唐川耳邊低語了兩句。

    “哦,他來這里找我?”

    “嗯!

    唐川示意讓馬本初招待客人,自己則帶著韓凌走出醫館大門,在馬路邊的大樹下找到了一臉倦容的明文正。

    “唐川,放吳一塵他們一馬,咱倆之間兩清,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