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男人不語,他有一雙特別溫潤儒雅的瞳仁,只是他那雙眼睛能看到憐憫之色。

    “喲呵,是啊找死的呀!眲倮环剿赖娜瞬簧,不過也不多,就是槍支彈藥消耗的有點快,他們正在揀地方的,遇到沒死的把槍捅到人家嘴里狠狠的開上兩槍,既解了氣又獲得勝利的快感。于是他們一邊搜索一邊開懷大笑。

    男人冷冷看了看尸體都沒保全的死人,一揮手,他的人掏出手槍,齊齊地逼近。

    “上!”勝利一方咧出不以為然煞是輕蔑的笑,“原來是找茬的,給我弄死他們!”

    “砰!砰!砰!”他話音剛落就傻眼了,對面遮蓋了來勢洶洶的勢頭,只表現出了平易近人的模樣,如今手段一放出來——準頭極準,一槍廢人一條手臂,在他們沒有反應過來時,他方人數廢掉了一半!

    緊接著,在他們掃射時,對方已經三兩步沖過來了!他們似乎受過嚴格的軍事化訓練,二話不說,抄過一個矮個子的男人扔出去,直接就砸倒了三兩個!然后他們跳過去左一拳右一個地砸在人肚子上,被湊的人狂吐胃酸,半晌眼冒金星跪在地上干嘔。另一邊的更加兇殘,抄著手槍狠狠地往人腦門上砸,一邊抬腿把膝蓋磕在人下頜上,差點把人下頜給卸了!

    “嗚嗚嗚……啊啊啊……”

    “嗚嗚嗚……”

    哀鴻遍野大抵如此,周圍的其他人聞聲而來,一看見這樣一幕腿肚子都在顫抖戰栗,眼睛的沖擊剛緩過來,手臂一痛,手槍墜落在地,毫無疑問地失去了作戰能力。

    “秦……秦爺!你是夸克的秦爺!你們為什么會來?”一個被卸掉兩只手臂的青年瞪著眼睛驚恐不已地問,他腦袋磕在石頭上,血流不止,一條血痕滑過了他的眼睛,于是整個眼睛被染成了紅色:“這是我們和蒼狼幫的決斗,跟你們有什么關系?”

    “北堂幫,蒼狼幫,常年混跡在京都,旗下生意以販毒、臟器買賣、賣黃弄淫為主,數十年期間多少過路的游客和無辜之人葬身在你們的手中我就不一一數了!蹦腥司痈吲R下的望著他們,眼神淡淡的,偷著一股寒意,“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索性一起葬送在這里不更加大快人心嗎?”

    “你們什么意思?”青年目瞪口呆,倏地想到什么面如灰色,不可置信地低聲喃喃:“我們北堂幫跟蒼狼幫素來占據兩個板塊,大家向來井水不犯河水,所以三個月前是你們冒充蒼狼幫來挑釁我們的!后來是你們自導自演讓我們但矛盾越來越大!這場火拼是你們夸克一手導演的對不對!”

    秦爺嗯了聲,“你們破了規矩越了境,不付出代價怎么能行?”

    “你覺得你們是什么好人?你秦爺也不過是個滿手染血的人!你有什么資格!”青年咬牙切齒,幾次三番想把血吐在眼前老人的臉上,“說道一丘之貉,咱們都是!誰也不比誰差到哪去!”

    “誰許你侮辱秦爺!”秦爺身邊的強悍保鏢一腳踩在青年臉上,“你要是有秦爺的醒悟,你就不會待在我的腳下!”

    “你、他媽……”

    “咔嚓!”保鏢舉槍上膛,懟在他的腦袋上。

    青年噤聲不言,他一時激動的勇氣用完耗盡了。

    “咻!咻!咻咻咻!”青年沒有扭頭,他帶著黑色的口罩,五官微凸,黑夜里依稀能辨得清他高挺的鼻梁和精致的面部線條,后邊有輕微的腳步聲,他耳尖動了動,白色明亮的手術刀倏爾脫離他纖纖玉指,直直扎在背后的人的身上。

    “砰砰砰!”

    他旋身躲在拐角,兩個拿機關槍的男人忍著疼痛往前去,他們不敢小覷對方的實力,兩把刀不回頭就準確無誤扎在他們身上,可想而知,他的刀法有多可怕。

    舉著機關槍慢慢靠近拐角,最后一刻突然出現一頓掃射!

    “啊啊!啊啊啊啊啊!”機關槍墜落在地,兩聲尖叫在下一秒發出。他們捂住血流不止的手腕,聲音像殺豬一樣嚎叫。

    “樊凡,東三街收了六個!彼f,信息通過藍牙設備傳遞給夸克監控室。

    “繼續吧,雁冰已經把狙擊槍處理了一大半!

    “北三街是誰在負責?”他問。

    “是突突,給白貓發的消息她沒有回復,暫時只有他一個人去打掃!

    “他一個人能行嗎?”花花憂心忡忡。

    對面沉默了一會兒,“貝貝已經趕過去了,他的頭腦加上突突的武力應該不成問題!

    花花覺得樊凡應該是在憂心貝貝會不會在睡覺,說“好”后進入了下一場的戰斗,有人跑過來了。

    此時此刻,北三街。

    貝貝捂著被子坐在陽臺上,他的家在北三街,在三樓,戴上眼鏡他能看見底下街道上到處流竄的人,許多五大三粗的漢子。

    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又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十分的苦惱,他身側有幾臺超級電腦,其中一臺有樊凡給他的指令。

    “自己挖坑讓自己跳,說的就是自己吧!彼洁洁爨,把那兩個幫派滅掉是他的計劃,而計劃是樊凡帶領他的人進行的,不過那上頭沒有他也要參與“打掃”的條目!罢媸堑,早知道就不去滅別人了,大半夜的還不讓我睡覺……”

    “喂喂喂……是警察局嗎?我看到黑市北三街有拿槍到處跑的人,我懷疑他們是罪犯,他們肯定……喂喂喂,你們不管管嗎?你們可是警察?你們不去抓壞人!”他聽著嘟嘟嘟的盲音愣了好一會兒。

    “哎,果然都是不靠譜的人!彼孀⊙劬。

    “喂喂喂……是消防局嗎?我看到黑市北三街有縱火的人,這里著火了,你們是不是要來滅火……什么?你們的監控中沒有發現火災嗎?這里的火都快吞噬掉整個城市了……我沒有說謊……我是誠信的市民。!”

    “哇擦咧?為什么都不相信我?”他欲哭無淚,更加痛恨自己制定計劃的初衷。

    再拿起電話,電腦顯示屏換了一串語句:要是突突少來一個毫毛,秦爺的怒火你一個人來承擔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