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我有一座遠古天庭 > 第兩百二十二章 山賊的謀劃
    黑石哨所內部的事情是解決了,可城外的山賊們可都還包圍著呢,不僅如此,曹非這只鬼也還沒能將他的尾巴揪出。

    之前的判斷只是林峰結合最近所發生之事的猜測,真要想證明曹非有鬼,那可還需要別的證據。

    雖然董越相信林峰,可人家曹非好歹也是魯國在籍武官,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的話,那可不好直接對其出手。

    而董越也正是因為如此,沒有直接通過都統信物革除曹非的職務。

    否則不僅僅沒有證據定曹非的罪,還會因此驚動曹非背后的曹家,那樣一來可就更難處理了。

    曹家的勢力在魯國之中雖然不大,但好歹也是一個傳承百年的世家。

    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家子弟毫無名義的革職定罪。

    當然,林峰是不怕曹家的,甚至只要將家中長輩請來一位,擋住曹家那新突破至五階的老祖,林峰帶上些許手下就能平掉曹家。

    可若是沒有什么說法就處理曹家,那可是會激起魯國之中那些中小世家的。

    所以說處理了哨所內有可能激起的沖突后,林峰最需要處理的就是曹非。

    只有抓住曹非甚至是曹家與山賊勾結的證據,才能讓董越傳訊回燕城,讓董全這位統領出手,一舉將整個曹家拿下。

    只要能將曹家拿下,那么就能斷掉其背后的邪教組織的一只觸手。

    或許曹家的實力對那邪教組織來說不值一提,可曹家配合那組織潛伏在燕城中,那一定是有什么布置的。

    打掉曹家不是目的,目的是打亂那邪教組織暗中的計劃。

    只有這樣才能拖延一些時間,讓林峰有足夠的時間訓練自己的手下,讓林峰有時間去增強自己的修為。

    跟著董越登上了黑石哨所的城樓,林峰面色怪異的盯著遠處正與一個山賊頭領打斗的曹非。

    這一幕估計是想演給別人看,證明他曹非與包圍黑石哨所的山賊沒有關聯。

    而曹非的對手,不出意料的話就是剛剛喊出哨所內有內應的山賊了。

    而在董越通過都統信物下達了那則命令后,正與山賊爭斗的曹非很快就發覺了哨所內的異動。

    與林峰的猜測一般,曹非之前的確是沒有收到山賊要來攻打黑石哨所的消息。

    在得到消息后,為了不驚動董越和林峰,曹非借口有事離開了統帥府,甚至為了不讓他們察覺,曹非都不敢安排人手守住統帥府。

    可惜曹非千算萬算都沒有料到林峰早已看出了曹家有問題,所以結合諸多事跡,林峰便猜到了黑石哨所如今的狀態。

    原本曹非想著林峰與董越為了不引起誤會,不會插手這一場驅逐山賊的戰斗。

    畢竟來犯的山賊不過近萬人,對于擁有五千正規軍的黑石哨所哨所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麻煩或許會有一些,可憑借黑石哨所強大的防御,這點山賊根本不可能攻破黑石哨所。

    所以曹非才會大膽猜測,若是董越與林峰知道了山賊來襲,但并不是什么危急的情況,他們一定不會出手。

    可惜當黑石哨所上空浮現那一個都統印記時,曹非頓時就明白了黑石哨所的狀況已經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原本還想和山賊演一出戲,讓別人以為林峰等人就是山賊的內應。

    然后放幾個山賊中的高手進入哨所,將林峰稍稍的擊敗帶走。

    之后只需要將責任推到林峰身上,然后自己再和山賊演一出戲,讓董越這個董家人親眼見證自己力挽狂瀾,將來犯的山賊全部擊潰。

    這樣一來,不僅能夠達到自己繼續鎮守黑石哨所的目的,還能得到一些獎賞。

    “什么情況,你不是說你已經安排好了,不會讓董越插手嗎?如今這情形如何能放我們的人進去。

    而且看這情形,那林峰的人似乎也已經登上了城墻,要是再拖下去,那別說能不能達到目的,我手下的這些兄弟說不得就要損失慘重了。

    而且似乎那董越似乎比較相信林峰多一些,否則絕無可能拿出董全的信物。

    你自己暴露了不要緊,若是你們整個曹家都暴露,耽誤了大人們的行動,那就算是魯國不放過你曹家,大人們也會先收拾掉你們!

    看到城墻上陸續增多的士兵,曹非對面的山賊頭領不由得滿臉陰沉的對曹非低聲道。

    曹非聞言沒有回應,而是再次與山賊頭領撞擊在一起,借著反震之力退開了一些距離。

    匆忙向黑石哨所的城墻上瞟了一眼,看到那些不屬于自己麾下的士兵正逐漸增多,曹非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哈哈哈~你們黑石山脈這些老鼠莫不是在開玩笑?我怕你們不知道吧,朝廷新任的忠勇將軍正巧過來接任黑石哨所的防務。

    林峰林將軍可是林家之人,而且手下的六千將士可都是我魯國精銳,別說你們根本不可能安排人進哨所內做內應。

    就算有又如何?有林將軍協助本將軍,別說是區區的內應,就算你們這些人在多上一倍也絕無可能威脅到我們。

    若是識相的,就乖乖放下武器自封靈力投降,否則一旦林將軍帶人殺出,那你們這些老鼠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只見曹非很快收回了望向哨所城墻上的目光,緊握著手中的兵刃,裝作十分興奮的大笑道。

    而聽到曹非這句話,那山賊頭領的眉頭明顯一皺,這話聽起來似乎是在打擊山賊的士氣。

    可這曹非可是自己人,這話自然不像字面上那么簡單。

    好在這山賊頭領不傻,能夠混到這種地步,絕對不是什么腦袋塞滿肌肉之人。

    曹非這話的意思,擺明了就是要取消計劃,讓他直接帶著人先逃回黑石山脈。

    可這山賊頭領卻不甘心,要知道這次任務可是自己背后之人交代下來的,若是失敗了,那自己退回黑石山脈后,那還不知道會有什么懲罰呢。

    這曹非眼看著情形不對,竟然不想再將任務進行下去,這是想保全自己,讓自己回去受罰啊。

    想到這兒,那山賊頭領的眼中閃出一道兇光。

    成了,那自己便能得到獎賞,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可若是聽曹非的,一旦退了回去,那林峰勢必會接手黑石哨所的防務。

    曹非或許因為潛伏在燕城軍中,不會受到大人們的責罰,可自己不同,區區一個山賊頭領,除了修為還過得去,根本沒有其他用處。

    自己這般修為之人,在那些大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只要他們想,隨隨便便就可以堆出一大批自己這種層次之人。

    想到這些,這山賊頭領不由得狠下心來,只有自己狠下心來搏一搏才會有出路。

    “林峰?哈哈哈,你這蠢貨還想著抱林大人的大腿?可惜你不知道的是,我等之所以會包圍黑石哨所,就是因為林大人下的令。

    如今黑石哨所估計已經被林大人掌控了,只要清除了爾等,那林大人就能率我等以黑石哨所為橋頭,進軍燕城了。

    曹非小兒,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林大人將帶領我等打出一片天下。

    只要你愿意臣服于林大人,那將來絕對能封候拜將,可比你如今這么個芝麻大小的官強多了!敝灰娔巧劫\頭領對著曹非反笑道。

    這是他們原本的計劃,先由山賊說出哨所內有內應,最后再說明山賊之所以會攻打黑石哨所,皆是因為聽命于林峰。

    可惜曹非看出了情形不對,說出那一番話讓山賊退走,取消這一次行動。

    可誰曾想這山賊頭領如此的膽大妄為,竟然先一步將了曹非的軍。

    為了自己不受處罰,竟然不顧如今的形式,強行逼曹非配合自己繼續進行計劃。

    若是董越沒有站在林峰那一邊,林峰麾下的士兵也安分的待在軍營中,那這則計劃自然能實行下去。

    可如今的情況已經沒有按照劇情進行了,董越連都統信物都搬了出來,有那都統信物在,那這黑石哨所中大部分士兵都將聽命于董越。

    除了自己手底下那幾百的親信依舊能夠調動,其他士兵根本不敢違抗都統信物頒布的命令。

    而且不僅如此,林峰麾下之人也已經登上了城樓,那些可都不是他曹非的人馬,就算自己這個時候配合山賊頭領,那則很難壓下這么多人。

    所以說曹非這才想取消計劃,過了今天后再徐徐圖之。

    畢竟他待在黑石哨所如此多年,早就在暗中部下了不少棋子。

    過了今天后,他曹非不但能調離這黑石哨所,不用再參與這種很容易暴露的事情。

    還能通過自己布下的暗子,給組織提供攻打黑石哨所創造條件。

    可誰知道面前這蠢貨竟然強行逼迫自己實行計劃,這話說出來,那就是在哨所內丟下了一磅重型炸彈。

    而且這蠢貨若是不退兵,那林峰與董越等人一定是會進攻這些山賊的。

    到時候自己不管是幫哪一邊,對自己都沒有好下場。

    幫山賊嘛,計劃有很大的幾率失敗,自己一定會暴露出來。

    可若是幫林峰等人驅逐山賊嘛,這山賊一定會向組織說自己不配合他,將失敗的責任全都推到自己身上來。

    “林將軍可是我魯國最耀眼的新星,又怎么可能會與爾等為伍,閣下說這話不覺得很蠢嗎?

    這種離間之計實在是太低端了些!辈芊悄柯逗,恨不得將眼前這山賊頭領給劈碎。

    這可不是在維護林峰,這一副表情是因為這山賊逼迫他實行計劃,使得他進退兩難。

    可在大多數普通士兵眼里,這曹非就是在為林峰打抱不平,仿佛那山賊頭領如此污蔑林峰,讓曹非很是憤怒一般。

    “嘿嘿~你就別演戲了,趕緊回去配合我等,否則一旦計劃失敗了你可承擔不起責任。

    要知道我們早就在哨所內安排了人手,原本只是方便我等行事,可沒想到大人們竟然下達了這么一則命令。

    你若是再不回去,那我手下的暗子可真要出手了,一旦失敗了,那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林峰他們一定會察覺到你的異常。

    真要失敗了,那我逃走也就是了,最多回去會被懲罰,可你就不一樣了,絕對難逃一死!

    看到曹非那陰沉的臉色,那山賊頭領絲毫沒有慌張,反而再度貼身上前,裝作要攻擊曹非時輕聲對曹非說道。

    曹非乃至是整個曹家,在組織內部的地位其實比他們山寨高不了多少,只不過因為曹家的身份能夠在燕城之中布局,所以組織比較在意曹家一些罷了。

    真要論地位,他們雙方都是為組織做事的,不存在什么誰高誰低。

    論實力嘛,自家寨主與那曹家老祖一般,在給組織效力前都是四階巔峰的修士。

    只不過后來通過組織的幫助突破至五階修為罷了。

    所以說不管是論實力還是地位,那個山賊頭領都不懼曹非。

    曹非威脅不到他,更重要的是曹非不敢拒絕他,否則曹非的身份一定會引人懷疑。

    畢竟曹非掌控黑石哨所這么多年,黑石哨所這么點大的地方竟然能混入山賊的內應,身為統帥的曹非一定脫不了干系。

    而且偏偏在接任之際出現山賊圍攻,內應作亂的情況。

    這要是說與曹非沒有一丁點關系,那絕對沒有人相信。

    所以那山賊頭領明白,只要自己說出自己在哨所內安排了人手,那曹非就只能按照計劃行事。

    成了,那他曹非還能立功,若是行動失敗,那曹非甚至是曹家,都逃不過魯國朝廷的調查。

    而且就連組織中那些大人,都會因為配合不利而責罰曹非。

    曹家最近做的事根本經不起調查,之前只是因為曹家沒有作出什么出格的事,魯國朝廷也懶得搭理曹家這么一個小勢力,所以才沒人發現曹家的異樣。

    只要仔細調查,就一定能夠發現曹家之人轉修了組織里的功法和武技。

    甚至是曹家老祖的突破,都會被人查出是服用了組織提供的禁藥,才能在臨近坐化之際突破至五階的。

    要知道那禁藥的主藥可是人族修士的精血,能夠大大增加服藥之人的氣血之力,還能提高服藥之人的壽命。

    最重要的是,那禁藥能夠通過精血打破突破至五階的枷鎖,并提高些許修煉資質。

    而缺點就是根基虛浮,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穩固境界。并且丹藥中蘊含著許多人的精血之力,會給服用者帶來血脈沖突。

    可惜這些缺點在壽命和修為面前根本不是缺點,像曹家老祖那種瀕死之人,和山寨寨主那種無望突破之人,會毫不猶豫的服食禁藥。

    可惜這種禁藥的是人族所不能接受的,只要人族發現有人煉制這種禁藥,那絕對會被人族祖地打擊。

    要知道這是用人族之基去堆疊其他人或是其他種族的修為,是所有人族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說一但被人查出曹家老祖吞服過這種禁藥,那曹家絕對逃不過清算。

    而曹非乃是曹家的嫡系,自然明白自家根本經不起調查,所以他根本不敢暴露出自家人已經投靠了那邪教組織。

    那山賊頭領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敢要挾曹非配合自己繼續實行原本的計劃。

    曹非面露掙扎,在心中糾結了許久,在那山賊頭領的逼迫下終于有了決定。

    手中兵刃爆發出一股巨力,這一回曹非根本沒有演戲,直接就將那山賊頭領轟飛出一大段距離。

    “哼,你們這些老鼠就別想挑撥離間,本將軍這就回去與林將軍商議,在我魯國將士面前,爾等不過是土雞瓦狗!

    曹非這一舉動一是為了擊退那山賊頭領,借機回到黑石哨所中。而是為了宣泄那山賊脅迫自己繼續進行計劃的不滿。

    “哼哼~”

    而那山賊頭領沒有多說什么,穩住身形后神情陰翳的看向退回哨所的曹非。

    他自然能感覺得到曹非剛剛那一擊的威力,那絕對是向自己宣泄不滿。

    若不是自己實力比曹非強一些,曹非這一擊就能擊傷他。

    可惜如今還需要曹非配合自己拿下林峰,不好當場與曹非翻臉,所以山賊頭領這才忍下了這口氣。

    否則按照他平時的脾氣,分分鐘就要和曹非打起來。

    這世間實力為尊,曹非實力不如他,有什么資格對他擺臉色,甚至還暗中給自己這么一擊,讓自己在手下面前難堪。

    眼中閃爍著寒光,山賊頭領心中暗自記下了這筆帳。

    很快,只見那山賊轉頭對手下說道:“去,同知黑炎山寨的二當家。

    就說計劃不變,請他做好出手鎮壓林峰的準備!

    顯然,這一次山賊圍攻黑石哨所并不是單單一家人的行動,而是多方勢力聚在一起的行動。

    只不過這些勢力中,只有這山賊頭領所屬的山寨和黑炎山寨最為強大,所以才由這山賊頭領指揮。

    而之前派人監視林峰的黑炎山寨并沒有出動太多人,只有他們如今的二當家,以前的黑炎寨主帶著幾名親信實施斬首行動。

    而這山賊頭領乃是另一個大型山寨,紅楓山寨的三當家,他們家沒有派出高端戰力,而是出了幾千的人手。

    所以這一次行動才會由實力不如黑炎山寨二當家的他指揮,畢竟這一次他們家出的人最多,只有他才能更好的趨勢這些山賊。

    而黑炎山寨只是配合他們,派出高手進行斬首行動,除此之外黑炎山寨不會有其他動作。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