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庭堂燕 > 第二百三十章 與顧小郎比試!
    冷山面無表情地將他拎了回來,王彥才的傷的確還沒好利索,當下只疼的臉都皺成了一團,眾人卻知道沒有大礙,由得歡笑了一番。

    人聲才剛靜了靜,便有人沉不住氣了。

    說話的是方才擠兌王彥才的那個少年郎:“殿下,既然王將軍屁股疼,不如我先來吧!”

    陸歸堂早看出來他沉不住氣,當下只頗為贊許的看了他一眼,“好!”

    不得不承認少年郎身形確實靈活,尤其是與王彥才這般五大三粗的漢子比起來,這小將選了一柄短刃,三下五除二就耍起招式來,一時間身形變幻,只讓人覺得眼花繚亂的很。

    除了冷山,眾人皆叫好。

    商故淵笑著戳了戳冷山,低聲道:“哎?你自己教出來的人,若不夸贊兩句,旁人還以為是你教的不行呢!

    冷山的面色因此言細微一變,而后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沖那小將道:“不錯!

    小將得了冷爺的夸贊,心中自然是十分喜悅,顛顛兒的就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同身旁人嬉笑言言。

    趁他不注意的功夫,冷山的臉又黑了下來,這練得什么玩意,要是上了江湖連人家的房頂都爬不上去!

    陸歸堂和顧謹將這一幕收之眼底,心中俱浮起笑意,冷山這人性子清冷,似乎商故淵這等事故之人才能拿捏住他的要害。

    果然,一物降一物,百煉鋼是抵不過繞指柔的。

    沒過一會兒便又有個小將跳出來,“殿下,一個人耍功夫沒意思,俺想找個人一起比試比試!

    陸歸堂笑著抬眼看他,見又是一個虎虎生威的小少年,似乎比方才那個還要稚嫩些,看樣子也就十七八歲,與顧謹的年紀倒是相仿的。

    “成啊,你想同誰比試?”

    這小少年得了允許,心中已然十分歡喜,目光在沙場上尋了一圈,最終卻落在了顧謹身上:“殿下,俺想同顧小郎比試!”

    顧小郎性子雖然清冷,但平日里與他們也有不少話說,帶人也寬和,只是不知道今夜為何話少了些,莫不是因為咸王在場?

    這小少年當下沒顧得上想許多,只沒見過顧小郎的功夫,想要同她比試一番。

    卻不知就是這一句話,讓咸王殿下變了臉色。

    他方才還笑著的臉登時就黑了下來,“不可!”

    小少年撓了撓頭,滿臉的疑惑不解,“為什么呀?”

    陸歸堂不由地傾了傾身子擋在顧謹面前,也順便遮住了身后少女臉上止不住的笑意。

    “顧小郎是謀士,謀士動的是腦子,可不是和你們拼蠻勁兒的!

    小少年又撓頭:“俺們現下用的也不是蠻勁,冷爺說了,用蠻勁打仗的都不是聰明人!

    “不行!”

    ——

    “得得得——”

    商故淵起身撥了撥護犢子一般的陸歸堂,笑著同那小少年說:“殿下說的沒錯,顧小郎是謀士,謀士是不與人動武的,你要找人比試……”他打著扇子指了指自己,竟是向人毛遂自薦,“諾!

    小少年猶豫的點了點頭,也不知為何就被商故淵給繞了進去,心里頭卻還是有疑惑:“商公子,為何謀士不與人動武呀,是不是顧小郎功夫不好?”

    商故淵打著扇子去看身后的顧謹和陸歸堂,眸子里的笑意越來越深,“顧小郎的功夫好著呢,連殿下都是比不上的!

    “哦?真的嗎顧小郎?”

    顧謹聽見他的詢問,饒有興致地打量了眼前的陸歸堂一會兒,而后不覺一笑,點頭道:“是呀!”

    陸歸堂眸底的陰郁更甚。

    幾日下來將士們都已經領略過冷山的功夫,今夜不少要找人比試的,都無一例外的都略過了冷山,咸王既然說好了七日之期到的時候再下場,他們也略過了咸王。

    唯有幾人還想拉顧謹下水,都被陸歸堂護犢子一般的眼神打了回去。

    于是商故淵叫苦連天,以他的功夫對付這幫將士們倒是綽綽有余,可一面要掌握好力道不能讓人傷了,另一面又要給這些熱血少年留些情面,總要不被人察覺的讓他們幾招。

    兩個時辰下來商故淵一張臉皺成了苦瓜,他抬手嗅嗅自己的衣衫,都有汗味兒了!

    顧謹等人也不摻和,只顧著坐在旁邊看熱鬧,每逢有人能與商故淵對打幾招就叫好一番,半晚上下來雖沒人能贏過商故淵,但卻也得了不少夸贊,心中皆美滋滋的。

    經此一事,軍中氣氛大好,將士們興致勃勃的回了營房,就連夢里也期盼著兩日后能與咸王殿下下場比試。

    但他們夢里卻不自覺的出現了別的事:顧小郎是謀士,顧小郎是殿下的謀士,顧小郎是……殿下的……

    次日一早陸歸堂是被遠遠傳來的吶喊聲吵醒的,李昌平亡故那一夜那一宿沒有合眼,這一覺睡得還算安穩。

    他起身之時顧謹正掀了帳簾進來,手里端了一碗清苦的湯藥。

    他頓時皺了皺眉,“謹謹,我的身體已無大礙,這藥不喝了吧?”

    顧謹挑了挑眉,見他神情如常,心中還算放心,她委實擔心國舅之死會令陸歸堂憂思過甚,但目前看來,他的情況還好。

    顧謹不發一言經過他的身邊,將那藥碗擱在了桌子上,問:“怕苦?”

    陸歸堂的嘴角確實扯出來一絲苦笑,回身往桌邊坐了,端起那碗黑苦的湯藥又皺了會兒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忽然變得正經了起來,將那湯藥一飲而盡。

    “這可不苦!

    后半句話他沒說,顧謹卻從他的神情之中看了出來,他大概想說人生才更苦些。

    顧謹微微嘆了口氣,伸手收了那空碗,“世人皆苦,你的將士們此時更苦!

    陸歸堂挑眉,再次凝神停了停,果然聽見將士們的吶喊聲遠遠傳來。

    “他們這是?”

    顧謹笑笑:“冷爺說他們昨夜的比試皆沒勝過阿淵,判他們不過關,今日在罰將士們負重跑,已經一個時辰了!

    陸歸堂的嘴角扯了扯,眼前忽然浮現出冷山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忽然覺得嘴中的苦澀減了不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