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道上真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進攻云夢境
    找到人質之后,玄月與冥月開始將陣盤一一打開,幸好帶了數十個陣盤進來,她們一開始也沒料到這地牢中竟有上千萬的人質。這些云夢境的人實在是慘無人道,可謂是惡貫滿盈。但是現在沒有多余的時間讓她們去憤怒,必須趕緊將這些人質解救出去。

    想要將這上千萬人從鐵牢里放出來,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手,玄月與冥月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化萬,足足分出上萬個分身為這些人質打開牢門。分身所到之處便說出一句令人質重燃希望的話,“我是三界聯盟派來解救你們的,切不可出聲,隨我前去傳送陣!”

    這些人質關在暗無天日的地牢中已經沒有了時間概念,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關了多久。他們的未來已經充滿了絕望,這些云夢境的人又不殺他們,只想將他們囚禁到死。如今有人前來營救他們,即使這是一個謊言,他們也要走出這個牢籠。就算最后只是在地牢里面逛了幾個圈他們也覺得值得。這些年來,他們每四個人一組關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連鐵籠外都沒有出過,現在能夠出去鐵籠外走走,也算是完成了他們心中的奢望。

    一批又一批的人質從鐵籠中被釋放了出來,這么多年以來,他們終于走出了那個狹窄的空間。當他們走出鐵籠后便不再懷疑玄月與冥月說說的話,即使她們的話只有萬分之一的可信率,他們仍會毫不猶豫的去相信他們。這是他們在漫長的黑暗中等來的唯一希望,即使最后失敗了,也會在他們灰色的世界中添上一筆彩色。

    被解救出來的人質一批又一批的被帶到傳送陣內,他們雖然被廢去了修為,可他們的見識并未隨歲月流逝而減少。很多人一眼認出他們身處的這個陣法就是傳送陣,能夠布置出數十個傳送陣的必定是外界的大宗門,此時自己如同做夢一般終于迎來了希望。

    這些人質十分聽從指揮,對于玄月與冥月所說的所做的,他們都唯命是從。在能夠獲得自由的前提下,他們比任何時候都要理智。若是有一個人不聽從指揮,可能就會導致這場營救徹底失敗。

    此次布置的傳送陣與以往不同,以往的傳送陣是一批一批的傳送,而現在這地牢里的傳送陣是隨入隨傳,如此一來便提高了效率。這些人質只要一腳踏入傳送陣內,下一秒就被傳送到了外界。

    日中天這邊開始陸陸續續傳送出一些人質,每一位人質重新見到這外界的光明后當即跪地失聲痛哭。在這漫長的歲月里,他們受盡了折磨,在陰暗的地籠里終日吃著那些不是人吃的東西。

    痛哭之際,他們才發現自己身旁竟有一支龐大的軍隊,軍隊的大旗上寫著聯盟二字,難道這就是前來營救他們的三界聯盟嗎?這些被營救的人質基本上都不知道聯盟的存在,因為聯盟是在他們被抓捕之后才成立的。

    “我們是三界聯盟大軍,奉盟主之令今日前來解救你們,還望你們配合我們的行動,不要在傳送陣內逗留,后續還有很多人質會從傳送陣內被傳送出來!甭勓院,這些被解救出來的人質才意識到自己還在傳送陣內,隨后他們便迅速撤出傳送陣。

    此時傳送陣內還有一位人質人逗留在傳送陣內,只見他一直在大聲重復剛才聯盟軍所說的話。那些剛傳送出來的人聽到這句話后,便立即撤出了傳送陣。日中天看著那一直在重復喊話的人,心想此人是個人才,今后必定能夠發揮作用。

    大約兩個時辰過后,傳送陣終于不再有人被傳出。地牢中上千萬人質已經全數都被傳送了出來,就連日中天也沒想到,這云夢境竟然抓了上千萬的人,而且這上千萬人都被廢去了修為。如此惡毒行徑,他勢必不能留下這些云夢境的人。

    隨后日中天從玄月與冥月那邊傳來的訊息中得知,近幾日被抓入云夢境的人質并不在地牢中,所以她們準備解救這些剛被抓入云夢境的人。同時也讓日中天這邊發動進攻吸引云夢見的注意,她們二人便能刺激就出剩余人質。

    日中天早已破除了云夢境的禁制,其所處的空間層面早已洞悉。原本他打算通過傳送陣進入云夢境,可他在見到這些被廢去修為的三界子民后,他打算正面進攻云夢境。只見他催動神元一拳轟出,直接將云夢境所處的空間長給打破,一個巨大的入口便出現在聯盟軍前。

    “聯盟大軍聽令,隨我殺入云夢境!”

    日中天一聲令下,聯盟大軍浩浩蕩蕩殺入云夢境。聯盟大軍的每一個人見到這些被廢棄修為的三界子民后,心中的憤怒已經達到了臨界點。正是他們心中這股憤怒,才使得聯盟大軍現在的士氣無比高漲。

    察覺到云夢境的入口被人強行打開,云夢之主隨即調動云夢境的所有戰力進入戰斗狀態。正當他們準備與入侵之敵作戰的時候,遠處竟出現了一支黑壓壓的軍隊遮天蔽日而來。所有云夢境的人都嚇得眼珠子都瞪大了,對方竟然有數億之眾,為何審判使并未將這情況上報?

    整個云夢境所有人加起來也不過數千萬眾,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數億敵軍他們怎么可能戰勝得了。這是他們第一次感受到絕望,如此懸殊的兵力讓這場戰斗提前畫上句號。即使是云夢之主在看到眼前這一幕后,整個人都陷入了絕望。

    先前云夢之主已經派出戈爾前去談話,可是戈爾回來之后并未向云夢之主稟明外界聯盟大軍的數量。此時的他正驚恐地看著云夢之主,他以為聯盟大軍根本就不可能進入云夢境,所以就沒向云夢之主稟明實情。

    “云夢竟擅自抓捕我三界子民,還請你們派出一個更具有權威的代表上前談話,云夢境何故抓我三界子民?!钡酪锨按舐曎|問道,整個局面已經掌握在聯盟大軍手中,這煮熟的鴨子飛不了。他想聽聽這云夢境到底是如何答復的,他不想不明不白的就將這些人直接殺掉。

    云夢之主此已經無暇責罰戈爾,他連忙來到聯盟大軍前對著日中天鄭重的行了個禮,隨即說道,“這位大人,這其中是否有什么誤會?我云夢境一直避世不出,又何來抓捕你們三界子民這一說?想必從中有人挑撥離間,想置我云夢境于死地,還望大人明察!”

    “跪下!”

    日中天一語喝出,強大的威壓直接將云夢之主壓得跪下,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站立起來。從這一刻他才知道,眼前這位盟主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哦?聽說你們云夢境還有一個地牢,那個地牢的位置好像……讓我想想,好像是在高塔之下。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你說呢?云夢之主!”日中天陰陽怪氣的說道,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云夢之主竟然還跟他裝糊涂,由此可以確認,這云夢境確實是雜碎聚集之地。

    聽到日中天的話后,云夢之主更慌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日中天竟然知道他們云夢境還有個地牢,而且就連地牢的位置也清楚。難道是他們之中出了叛徒?否則外面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知道他們云夢境有地牢。

    “大……大人說得沒錯,云夢境確實有個地牢,不過地牢中關押的全是我們云夢境的罪惡分子,至于大人所說的完全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我們云夢境的人一向循規蹈矩,從不與外界發生任何糾紛,還望大人明察!痹茐糁鞔藭r已經連話都說的不利索了,如果日中天要前往地牢查看的話,那他們抓捕三界子民的事就完全暴露了。

    “哦,是嗎?你看看你的身后是什么?”日中天此時露出了一個云夢之主感到恐懼的笑容,他回頭一看,近幾日從三界抓捕的人全部都出現在他面前,除此之外,還有兩位女子護在周圍。

    “大人……”

    “大你個屁!”日中天直接打斷云夢之主的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一掌廢去了他的修為。他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就被廢了修為。為了防止他的血噴在自己身上,日中天順便一指彈飛了他。

    “大軍聽令,將所有反抗之人全部就地正法,其余人等先押至地牢關押,聽候發落!比罩刑煲宦暳钕,聯盟大軍那浩浩蕩蕩殺向云夢軍,以多于他們十倍的軍力碾殺而去。

    戰斗剛剛打響,云夢軍已經有一半的人放棄了抵抗,面對十倍于他們的聯盟軍,他們沒有絲毫的勇氣來戰斗。反抗只會加速自己死亡,此時放棄反抗才能博得一條生路。

    雖然云夢軍中偽天神的數量極多,但他們真正的實力與天神相差甚遠,就如同之前數百名偽天神圍攻韓遙都沒能將他拿下,這些偽天神又怎么可能是真正天神強者的對手。而且日中天發現這些偽天神的實力并非是靠修煉得來,否則不可能如此外強中干。說不定這些偽天神的修為和那些被廢去修為的三界子民有關,有可能是通過某種秘法將他人的修為強行灌入自己體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