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柯學驗尸官 > 第204章 毛利蘭的發現
    男主人池村勛的死,在池村家掀起了一股狂風駭浪。

    池村勛的父親池村利光,兒子池村貴善,未來兒媳婦桂木幸子,他們都聞訊匆匆趕來,和剛剛從書房里走出來的池村公江夫人一并,將書房門口堵得水泄不通。

    “我爸爸兒子怎么會死呢?!”

    家屬們的情緒都不太穩定。

    看這架勢,他們都恨不得沖進門里,抱著死者的尸體來上演一番父慈子孝。

    所幸,毛利小五郎拿出了當年當警察的專業素養。

    他勉強地堵住了書房的大門,幫女兒保護好了現場:

    “都別激動!不要進犯罪現場!

    “相信我...我女兒是鑒識課的警員,她會幫大家查出真相的!”

    “鑒識課的警員?”

    池村夫人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微妙:

    因為林新一這位管理官的關系,鑒識課這個曾經毫不起眼的醬油部門,如今可是風頭正盛。

    她仔細看了看毛利蘭那青澀稚嫩的面龐,還有她放學后沒來得及換下的藍色校服,便按捺不住地問道:

    “這孩子不還是個高中學生么?怎么會是鑒識課的警員呢?”

    “哈哈...”毛利小五郎的語氣有些得意。

    說起女兒的成就,他似乎比講起自己還要開心:

    “我女兒小蘭,就是最近報紙上很有名的那個‘美少女法醫’啦!”

    “林新一知道吧?那家伙就是看我女兒繼承了我過人的推理能力,才求著小蘭給他當學生的!”

    “這...”池村夫人的臉色頓時變了:“這位毛利小姐,就是那個林管理官的親傳弟子?”

    她的聲音里帶著壓抑不住地震驚。

    一旁的池村貴善、桂木幸子等人也紛紛面露訝異,像是見到了什么大明星。

    “喂喂...這種反應也太夸張了吧?”

    習慣了享受聚光燈和喝彩聲、現在卻被觀眾們冷落到一旁的服部平次先生,不免有些吃味:

    “一個剛出道的小姑娘都有超過我的待遇,看來我在關東的名氣真的不夠大!”

    “不過,這樣也好...”

    “對手名氣越大,越有挑戰的價值!

    服部平次被擋在現場之外,但目光里仍舊充滿了戰意:

    “毛利小姐,即使你把我擋在了現場外面,我也不會輕易敗北的!

    “只是剛剛看到的那些線索,就足以讓我解開這個密室殺人的謎題了!”

    他的眼里充滿了自信。

    被人強行請出現場的感覺當然不好。

    但這就像是退婚廢材流小說一樣,前期被對手打壓得越慘,后期等到他戰勝對手的時候,打臉就打得越爽。

    所以,服部平次此刻就狠狠地憋著一股勁,想要趕在毛利蘭之前找出真相。

    “要實現我推理出的那個密室手法,必須要用到魚線!

    “而死者是最近半小時才死的,兇手多半還來不及處理殺人用的道具!

    “那么,只要讓我找到這魚線...”

    “就能證明我的猜想!”

    “而兇手,很可能,就是那個男人!”

    服部平次這么想著,眼神愈發堅定。

    他悄然離開現場,獨自走下樓去,往他推理中最有可能藏著證據的地方去了。

    而注意到他的離去,柯南心里不免有些在意:

    “看來那個叫服部的家伙已經察覺到什么線索了!

    “雖然這家伙之前的推理有些拉胯,但他既然能被稱為‘關西的服部’,恐怕也有一些實力!

    “小蘭她...真的能贏嗎?”

    毛利蘭本人對這所謂的對決毫無興趣,但柯南卻幫著她著急上了。

    不過,著急歸著急,此刻作為閑雜人等的一員,柯南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暗含緊張和期待的目光投向門里,投到小蘭身上。

    而這時,毛利蘭已經在忙著驗尸了。

    她將池村勛癱倒在地的尸體搬到較為開闊的地上放好。

    這個位置也比較靠近門口,可以讓門外等候的眾人清晰地看見尸體上的種種細節。

    法醫在做尸表檢查時是要隨時拍照記錄的,這樣才能留下證據,記錄下某些可能只能保留一時的尸體征像。

    而毛利蘭現在沒有相機,又是一個人在這,缺少幫忙拍照記錄的幫手。

    她干脆就讓門外等候的小五郎等人作個見證,讓他們看著自己驗尸。

    一切準備就緒。

    毛利蘭盤好了有些礙事的長長頭發,戴好了口罩和手套,但目光卻還是有些猶豫:

    “要現在就做尸表檢查么...”

    “還是說...再等一會,等林先生他們過來再說?”

    作為一個入行不久的學徒,毛利蘭雖然已經憑借天賦和努力學到了很多知識,但終究是個沒經過系統性學習的半吊子。

    一些偏向經驗性的痕跡學知識,她一邊學習一邊實踐,倒是掌握得很快。

    但驗尸這種需要一定醫學基礎的專業工作,她還真沒有獨自上手實操過。

    此時此刻,沒有林新一和淺井成實這兩個專業老師的陪同指導,毛利蘭不禁有些心虛。

    “不...不能浪費時間了!

    “林先生說過,尸檢應該越早做越好!

    “就算我水平不足也沒關系,等林先生來了,再讓他幫著查漏補缺好了!

    一番猶豫之下,毛利蘭最終還是鼓起了信心。

    她的目光漸漸變得堅定,動作也變得流暢而利落起來。

    按照林新一教的尸表檢查流程,她最先確定的是尸僵、尸斑等尸體表面的整體情況。

    而初步檢查結果和剛剛那位服部大偵探說的一樣:

    “肌肉松弛,無尸僵尸斑,裸露在外的顏面部和手腳尚有余溫!

    “死亡時間最多也不會超過半小時!

    判斷死亡時間,對偵探來說也是基礎的手藝活了。

    服部平次在這方面并沒有任何失誤。

    只不過...

    “頸部有針孔!

    按照標準流程從頭到腳檢查,毛利蘭很快就發現了,服部平次剛剛就發現過的事情。

    但有些事情,就是那位偵探先生注意不到,但毛利蘭這個半吊子法醫卻能注意到的了:

    “這針孔的位置...差不多在甲狀軟骨左側兩橫指的地方!

    “這位置離頸動脈很近,或許毒針就直接插在了頸動脈上!

    “如果是從這種地方注入毒藥的話...”

    “藥物會以最快的速度,通過動脈血循環進入大腦,進而擴散到全身!

    毛利蘭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凝重。

    她不由想到了那天在日料店,“名偵探”宮野志保小姐在偵破河豚毒針殺妻案時,科普過的藥代動力學知識。

    從頸部動脈給藥,藥效是發揮得最快、最迅猛的。

    如果用的還是河豚毒素這種強力的神經毒劑,幾乎可以在毒針扎到死者脖頸后的一瞬間,就讓死者渾身神經肌肉癱瘓陷入假死,并且在短時間內窒息死亡。

    “等等...”

    毛利蘭的臉頰突然變得無比蒼白。

    她就像是發現了什么無法接受的殘酷事實,以至于連身體都按捺不住地微微顫抖了起來。

    “怎么了,小蘭姐姐?”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柯南不禁有些擔心的問道。

    毛利蘭臉色煞白,用顫抖的聲音喃喃回答道:

    “池村勛先生的嘴唇和指尖,是、是剛剛才開始變成紫色的!

    “額?”眾人微微一愣:

    “是啊...那、那怎么了?”

    他們都看到了毛利蘭說的尸體變化,但卻沒聽懂她到底想說什么。

    就連大偵探柯南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口唇和指尖呈現青紫色,在醫學上稱為“發紺”。

    血液的紅色是由于紅細胞內含有血紅蛋白。當血紅蛋白充分地和氧結合,成為氧合血紅蛋白時,它的顏色是鮮紅的;當它放出了氧,成為去氧血紅蛋白時,顏色就變為暗紅。

    當人陷入窒息狀態的時候,血液里血氧飽和度降低,去氧血紅蛋白增多,就會在皮膚較薄,色素較少和毛細血管較豐富的部位,出現青紫色改變的“發紺”現象。

    所以,口唇、指尖發紺是窒息死亡的一種典型征像。

    這種征象在很多會影響呼吸功能的毒物造成的中毒死亡中都會出現。

    既然已經確定池村勛是中毒而死,那發現他有窒息死亡的征象,似乎也沒有什么奇怪的。

    所以,小蘭她為什么要這么震驚?

    柯南心中不解,而毛利蘭卻是驟然回過神來。

    她匆匆忙忙地伸手去按壓了一下死者散大的瞳孔,發現,那散大的瞳孔并沒有恢復原狀。

    “完了...來不及了!

    “池村勛先生他真的死了!

    毛利蘭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痛苦和自責。

    “小、小蘭?”看著女兒這幾乎崩潰的可憐模樣,毛利小五郎終于按捺不住地喊出聲來:“這到底是怎么了?”

    毛利蘭緊緊咬著嘴唇,自言自語道:

    “口唇和手指發紺這種現象,一般是在窒息過程的中期,人還沒死的‘吸氣性呼吸困難’就會開始出現的!

    “而皮膚和粘膜的顏色會隨血流的顏色而變化!

    “可死者的口唇和指尖剛剛才出現發紺的現象...”

    “也就是說,在剛才我開始驗尸的時候,他體內的血液還是在流動的!

    “什、什么?!”

    眾人無不震驚,也包括作為小蘭父親的毛利小五郎:

    “那、那不是說...池村先生,剛剛還活著嗎?”

    “沒錯...他剛剛還活著!

    “只是藥效發揮得太快,讓他渾身神經肌肉瞬間失能,所以陷入了假死狀態!

    “而現在在呼吸肌失能導致的窒息之下,池村先生已經真的死了!

    毛利蘭的聲音里帶著痛苦,眼眶里甚至還有淚水在打轉。

    她轉過頭來,用這含淚的目光,死死地看向了人群里已然變了臉色的池村夫人:

    “池村夫人,你為什么要殺自己的丈夫?!”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